情人节之旧帕难提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技术文章
摘要

又是情人节,这种节日,真的好没道理,让形单影只的人徒增凄清,熙熙攘攘的玛法大陆,热闹都是别人的,只有旧梦影,是自己的。那是2011年的冬天,距现在不过3年,却好像已经过了千载万载,回忆起来,仿佛是别人的故事,不再有切肤的快乐,也没有锥心的痛楚。两个人相识,是一个偶然。他是万众瞩目的沙巴克城主,行会老大,家族灵魂,身处玛法最繁华炽烈的中心。她是在每一

又是情人节,这种节日,真的好没道理,让形单影只的人徒增凄清,熙熙攘攘的玛法大陆,热闹都是别人的,只有旧梦影,是自己的。那是2011年的冬天,距现在不过3年,却好像已经过了千载万载,回忆起来,仿佛是别人的故事,不再有切肤的快乐,也没有锥心的痛楚。两个人相识,是一个偶然。他是万众瞩目的沙巴克城主,行会老大,家族灵魂,身处玛法最繁华炽烈的中心。她是在每一个区流浪的过客,没人挽留过,也没人能挽留她的脚步,她在繁华之外注视着一切,悄无声息。也许,一见钟情最适合这个浮躁的世界,并没有人愿意用长久的时间换一个展颜,也并没有人肯柔肠百折地揣摩一句话之后的深意。她和他,正是一见钟情——刹那间,怦然心动,义无反顾地投进感情的漩涡。最初,两个人都被对方惊艳,都因对方的存在,而闪亮了自己的世界。她骨子里的傲气烟消云散,隐姓埋名,来到他的区服,心甘情愿做他身后的女人。而他则带着惊喜,将她带入他的挚友圈子,在那个圈子里,她受到的礼遇,让她明白,女人因为爱她的是什么人而矜贵。这种带着虚荣的快乐,如此新鲜,有别于之前种种,让她迅速沉迷。在地下、在沙战,在每一个战场,只要他在,她就拼尽全力追随他,不间断地将群疗的水花洒在他身上。只要看到他,她就无比快乐。而他就算置身激战之中,面对敌人的千军万马,也不忘私聊,说想她。浓得化不开的感情,让她越陷越深。女人是应该有自己的空间的。她的世界越小,他的世界就越大。他来了,她才能展颜,他不在,她只有在庄园等,天长地久地等下去。偶尔振作起来,她努力去做任务,或是交朋友。可是她的世界只有他一人,纵万种风情,不过是乏味。渐渐的,有了不和谐的颤音。等待的时间越来越长,长的足以让一个慌乱的女人胡思乱想。这样的等待,消褪了她的光彩,让她日复一日地枯萎下去。而他的情话,在她的追问中,变成越来越长的沉默。开始,两个人可以在QQ上聊一整天。后来,两人亮着的头像,一天接一天的沉默相对。一段感情,总有热烈归为平淡的一天。而这一天的到来,让她不知所措,失去了一切矜持。她离开过,走的时候,她说有机会,一定会回来。他带她骑马,风驰电掣一般的速度中,她的泪终于落下来。没有长亭,下线就是分开。两人殷殷道别,他的感伤那样的真切,她的心痛也那么真切。如果,这一别,永生不见,也是一段美丽的回忆。她不该回头的,当她敌不过疯长的思念,再一次向着他飞奔而去,他淡淡的,没有想象中的惊喜,她的心本是激越地跳动着,瞬间已然冰封——她第一次发现,在这段感情中,她是如此的狼狈。她再一次离开,没有告别比告别更好,至少,维持了她残存的骄傲,被纠结毁了的骄傲。分开的每一分钟,都那样难捱。却也熬过来了。一天,一月,一年,三年。没什么路不能走,没什么事不可忘。除了某些日子,她会想起他,那样叱咤风云的他,曾经是属于她的。外人看来威严难以接近的他,也曾说过那么多滚烫的情话。不知他会否念及她呢?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