玛法野史之NPC篇·幸运农夫(下)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最新传奇私服
摘要

这是一个充满着传奇的世界,传奇中的你我,也在缔造着传奇——玛法野史?NPC篇下阕莫怪缘浅天涯的出现,始料未及。他只是一个落魄的武士,风霜的沧桑印刻,一眼望去模糊的面庞,唯有深邃的双目,有着灼热的光。衣,仅能蔽体,食,唯有裹腹,更别提武士无上的装备,甚至连裁决之杖都未曾碰过。就是这样一个武士,在某一天,路过了这座叫

这是一个充满着传奇的世界,传奇中的你我,也在缔造着传奇——玛法野史?NPC篇下阕 莫怪缘浅天涯的出现,始料未及。他只是一个落魄的武士,风霜的沧桑印刻,一眼望去模糊的面庞,唯有深邃的双目,有着灼热的光。衣,仅能蔽体,食,唯有裹腹,更别提武士无上的装备,甚至连裁决之杖都未曾碰过。就是这样一个武士,在某一天,路过了这座叫比奇的城池。他说他要去遥远的海那边,寻找未开启的地图。他说他需要一碗烈酒,却无法支付酒费。不曾想面对如此一无所有的人,湘娘却端出了陈年的虎骨酒,唯有一斛的珍酿。喝了它吧,天涯处处是归路。我躲在纱幔账的后面,深深的叹息,天涯斜睇着湘娘妖冶的身姿,可我却在这妖冶的身姿中看到了清澈的忧伤。我怕了,这种忧伤,我从未见过,我见过湘娘放肆的笑,我见过湘娘温婉的哭,可我从未见过忧伤。我以为湘娘,有了钱就有了无尽的欢乐,我以为湘娘的心中,只有如何魅惑男人,为她掏空。是夜,湘娘在我怀里,她说,我曾经有过一个男人,唯一爱过一个男人,他是一个大战士,我喜欢他带我游荡,在我眼里他最厉害的武功,是狮子吼,我不用惧怕任何伤害。可是他走了,未留只言片语,只是比奇的风雨似乎告诉过我,他想要流浪。流浪里不能有女人,战士的豪情天下不能有女人,女人,只是情的罪,行的赘。我本以为,你会为我赎身,我有价,想要得到,只需赎身。可是你没有,你的凝视从来都只在皮相,无关内心,你从来没有看透,我喧嚣后的疲惫。最后,湘娘缓缓的说,我要跟天涯走,只一眼,便爱上了他。我没听错,是爱上了他。我说不出来我是愤恨,还是应该说懊恼。是我看错了,还是湘娘掩饰的太好。我以为我千万年的寿命看不错人,却不知,我并不真的了解人心。因为累世以来,我只识了湘娘一个。当我说出我为你赎身,放你们走,湘娘的明眸点点泪光。可是湘娘不知一念间,我动过可怕的念头,如何让天涯死,抑或让湘娘死。但是我想起了我的亡妻,的确是亡妻,她放弃了她的永生,交换一场痴恋,与一个武士,像天涯一样的武士,笑傲江湖战死沙场。我终是懂不了,懂不了人心中了情爱的蛊,为何会如此可怖。一样,我也没有勇气,无论是选择我死,还是要别人死。于是,我回到了绿野仙踪,做一个耕织的农夫。我召唤了上古的神力,在比奇国境打开了绿野结界,任由人类来取走金币。可是没有人知道,金币取空之日,便是人类覆灭之时。这才是最好的报复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