玛法野史装备篇?恶魔铃铛(中篇)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技术文章
摘要

这是一个充满着传奇的世界,传奇中的你我,也在缔造着传奇——玛法野史?装备篇。惟有迎战,因为并没有一条退路。臻儿无暇多想,她扬手就挥出一道闪电。她几乎忘了是如何打败祖玛教主的,当她以为自己就要死去的那一瞬间,拼尽最后的一丝力气,奋力射出一道疾光电影,电光闪闪,把祖玛教主的面

这是一个充满着传奇的世界,传奇中的你我,也在缔造着传奇——玛法野史?装备篇。惟有迎战,因为并没有一条退路。臻儿无暇多想,她扬手就挥出一道闪电。她几乎忘了是如何打败祖玛教主的,当她以为自己就要死去的那一瞬间,拼尽最后的一丝力气,奋力射出一道疾光电影,电光闪闪,把祖玛教主的面目照的雪亮,它似乎也不能相信,眼前这个孱弱的姑娘,竟然给了自己致命一击。只是此刻臻儿已昏倒在地,没有亲眼目睹祖玛教主是如何倒毙的。纷杂的梦,银杏树下,她第一次抛出小火球……毒蛇谷中,她几乎被毒蜘蛛毒死,踉跄着挪回毒蛇村,只剩下了一丝血。那时的她是那么虚弱,心脏都没有力气跳动,就像此刻的自己——此刻的自己?祖玛教主呢?师兄妹呢?臻儿终于挣脱了梦魇,醒了过来,却不再是祖玛寺庙,而是一处陌生的屋内。有人说,你终于醒了。臻儿艰难地转过头,是一个男子,他正微笑着注视着她,又说道,整整三天三夜,也该醒了。臻儿立即就要回比奇,陌生人却不让,一定要她留下来,待伤势好转,才能启程。原来,他是道士。他为她细心疗伤,帮助她恢复体力。当他的治愈术的水花在她头顶环绕,清脆叮当之声,仿佛她怦然的心动。如是过了半月,有一个清晨,道士说要去比奇寻找药材,顺路送臻儿回去。回去?臻儿这才发现,她竟然忘了,自己是要回比奇去的。她已习惯了道士的陪伴,她已不能了无牵挂地道一声再见。从土城到比奇,千里迢迢的路程,对臻儿来说,却是那样的短暂,心底的情愫在沸腾,却无法找到一个出口。他们没有进城,直接赶去魔法师之家。那座山崖之上的院落,近了,又近了,臻儿知道,分别的时候来临了,这一生,还有机会再见吗?在通往山崖的那座小桥上,道士谈笑风生,臻儿心事重重,两人一前一后走着,突然,道士回转身,对臻儿说,这座桥有个别名,你知道吗?臻儿正在出神,一时之间,不知如何作答,不由怔住。道士目光深邃,仿佛要一直看到她的心里去,他说,这座桥又叫情人桥,有情人从这里走过去,就能永结同心。臻儿几乎不能确信自己听到的,道士却转个身,径自走远了。回到魔法师之家,不苟言笑的师傅几乎喜极而泣,他吩咐下去,要以恩人的规格大宴道士。道士却执意要走,臻儿送到小桥,他拿出一件东西,笑道,对了,这个铃铛是你的吧,那天救你的时候,在你旁边掉落着。臻儿怔怔看着手中的铃铛,待她再次抬头,道士已消失在小桥的另一端。师傅曾追问过那天打败祖玛教主的细节,责怪她太过鲁莽,不该独自进入祖玛教主之家。臻儿不知该如何回答,只好说是自己无意中撞进门去。臻儿很明白是小师妹推自己进去的,但她宁愿相信是她不小心。更何况小师妹自她回来,一直嘘寒问暖,关心备至,她无法对这样春花一般的笑脸发出质问,也只有将那段噩梦一般的经历,深深埋在心底。师傅说,臻儿,你也大了,我该给你找个夫婿了。臻儿诧异,师傅怎么会提起此事。师傅又接着说道,我看那日救你的道士,是个可托付之人,不如,就选他吧!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