玛法野史装备篇?血饮(九)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玩家心得
摘要

这是一个充满着传奇的世界,传奇中的你我,也在缔造着传奇——玛法野史?装备篇。血饮:流火飞星,千里浮尸震强虏。玲珑秀骨,嗜杀饮血终成魔。众人散去,怜玉与花颜亦双双回到后院主屋,二人尚未坐稳身子,就有内院丫鬟前来禀报,方城主命二公子夫妇去内院堂屋有事商议。怜玉夫妇听命走至堂屋,就见方天敬正一脸严肃地坐在案旁喝茶,紧锁的眉头下,那双不怒自威的双目冷冷地盯着花颜。而方夫人则端

这是一个充满着传奇的世界,传奇中的你我,也在缔造着传奇——玛法野史?装备篇。血饮:流火飞星,千里浮尸震强虏。玲珑秀骨,嗜杀饮血终成魔。众人散去,怜玉与花颜亦双双回到后院主屋,二人尚未坐稳身子,就有内院丫鬟前来禀报,方城主命二公子夫妇去内院堂屋有事商议。怜玉夫妇听命走至堂屋,就见方天敬正一脸严肃地坐在案旁喝茶,紧锁的眉头下,那双不怒自威的双目冷冷地盯着花颜。而方夫人则端坐在方城主右侧,身后站着的寒水瑶面上带着说不出是得意还是幸灾乐祸的表情,正看似体贴地给方夫人捶着肩。花颜向方城主夫妇行了个礼问好,但见二人脸色难看,便在心里暗自揣摩这家丁的死,莫不是有人故意要栽赃自己的血饮剑所为不成?正思虑间,方天敬开口向怜玉道: “玉儿,今晨这家丁阿成之死,你可知一二?”怜玉: “回父亲,孩儿确实没有见过这种怪异杀人之法。”方天敬没有看怜玉,而是目光直直地望向花颜: “花颜,那你说说呢?”闻言花颜面色一凛,心知方天敬用意,但也毕恭毕敬地回道: “花颜亦不知。”“既然你们都不知,那让我来说说吧!”寒水瑶顺势接过话茬走至花颜面前,一板一眼道:“我曾听我师傅讲过,这世间只有两种杀人方法是将人全身血液吸干,一种是嗜血术,一种就是嗜血成魔的血饮剑。当然了,能练成嗜血术的恐怕世间也没有几人吧?但是血饮剑,我却听说花颜姐姐只有你好像有一把啊?而且也不会那么巧吧?偏偏你进门没几天,我们方府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!”寒水瑶话锋犀利直指花颜,一时竟让花颜语塞。见此情景怜玉急急开口道:“昨晚花颜整夜与我在一起,这事怎么会和花颜有关系呢?而且花颜也没有理由和一个家丁过不去啊!”“是不是她做的,这要问她自己了!”寒水瑶不理会怜玉,继续向花颜发难道:“我还想再问问花颜姐姐,我的丫鬟翠儿,是不是也被你杀了?”面对水瑶咄咄逼人的发问,花颜怒不可遏,开口正欲作答,却被怜玉拦住:“人是谁杀的,自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,不劳妹妹如此费神费力,我们也会将此事追查下去的。”怜玉说完拉起花颜不顾屋内方城主夫妇脸色有多不悦,径直出门而去。再看水瑶被抢白得一张俏脸通红,气得直跺脚咬牙发狠。怜玉安慰花颜回到后院,便去找方青议事了。花颜独自迈步走进卧房,却见屋内有轻微翻动过的痕迹,虽然已经很小心的恢复原样,但是花颜带过来的嫁妆箱明显被动过。花颜明白是有人来寻过血饮剑。虽然此次花颜突然出现方府,方城主夫妇嘘寒问暖地问了花颜这十几年的遭遇,但是对于血饮剑的去向却都是讳莫如深地没人再提。而怜玉更是爱意浓浓地每日伴在花颜左右,似生怕再次弄丢花颜,这让花颜即深感幸福却又不方便探寻食心草的踪迹。想到父亲晨风正垂危于冰崖,已近年迈的外公每日靠内力为父亲续命,此刻花颜的心似刀剜般刺痛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