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却天边月,无人知

  • A+
摘要

白芷离开七天了,无数次,逆风下意识地回头,他的身后,再没了白芷,他的心开始痛起来,痛的从梦中惊醒。窗外的冷月,提醒着他,这是梦,白芷已经离开了三年。逆风依然记得初见白芷,他去别的区看朋友。说不清是谁先吸引谁,不过是一面之缘的两个人,第一次聊天

白芷离开七天了,无数次,逆风下意识地回头,他的身后,再没了白芷,他的心开始痛起来,痛的从梦中惊醒。窗外的冷月,提醒着他,这是梦,白芷已经离开了三年。逆风依然记得初见白芷,他去别的区看朋友。说不清是谁先吸引谁,不过是一面之缘的两个人,第一次聊天,就整整聊了一整天。他无心工作,贪恋于电脑前,隔着千山万水,会心微笑。认识的第四天,逆风对白芷说,来我们区吧!我给你号。白芷没有欲拒还迎,没有欲擒故纵,她只答一个字:好!直到白芷登陆上来,他都不曾真的确信,她居然真的来了,放弃一切,隐姓埋名,只为与他做一个同路人。他给白芷的号,是他的代练的女号,除了几个兄弟,没有人知道白芷是谁。他给她无微不至的照顾,他想,这就是爱一个人的最好的方式。他带她打龙,只因她有个重要的电话要接,就让一组人等了她半小时;他带她去主宰者领域,她不说走,他就不点进入;深夜,人都散了,他舍不得就此下线,带她去打雪域,某次,太过疲倦的他打着打着睡了过去,直到被闯入语音喊他的兄弟吵醒。白芷问,你睡醒了?逆风带着初醒的茫然,嗯。过了片刻,白芷说,你睡意朦胧的声音好可爱。他看着屏幕上两个小小的人,他和她,相对而立,如此深的夜里,寂静的雪域中,也唯有一个他一个她了吧?突然之间,他很想拥住真实的白芷,哪怕只是一瞬。地下的激战中,他带她飞下来,立即就陷入敌人的漩涡之中,他看到白芷奋力地将群疗洒过来,水花在身边四溅,完全没有留意她自己已经空血,她再下来,万千敌军中,群疗再次洒在自己身上,他知道,这是从不说爱的白芷,对自己爱的表示。白芷说:我要和你结婚。他几乎呆住,这样的直白,在相识的第六天。他问,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礼?她的回答让他再次诧异,大概没有白芷这样的女人了吧,她只要两个人的婚礼。以他的身份,以他的实力,想要什么样的婚礼不能实现呢?当他和她在姻缘神殿面对面站着,没有冗长的过程,只是求婚发出去,她点了确定的一瞬间而已。逆风并没有公开白芷的真实身份,对外,他只是说和代练号结婚是为了做任务方便。这个理由很牵强,但他是老大,谁又敢多说什么呢。他有他的苦衷,白芷来之前,他还挂着旧爱的名字,虽然那女孩早就离开了游戏,但是他答应过此情不渝。人人都知道逆风心里有一个人,他是老大,他有形象要维护,有威严不容挑衅,他有太多顾虑,也只有委屈白芷,让她做个影子。逆风说过,他喜欢聪明的女人。他以为白芷是聪明的,可是他不知道一个女人动了情,就会变成一个怨妇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白芷变了,她的可爱、风趣,她的聪明、体贴,她的快乐和笑声都不见了。她开始执着地在庄园等他一整晚,亦或是固执地一次一次M他。开始,他会心疼这个乱了阵脚的女人,尽力抽时间陪她,可是,他又能有多少时间呢,白天公司的繁杂事务,晚上他只想仗剑江湖,呼出一口浊气,当白芷又一次M过来,他突然从心底涌出一阵厌倦。他没有想到,白芷居然跟他告别。当时他正在地下小道堵着,她跌跌撞撞地从敌军中冲了过来,看到他,先洒一个群疗给他。很快,敌人杀过来,白芷第一个挂了。最开始,只要她挂了,他就会立刻飞出去带她下来,后来,开始不闻不问。这一次,他下意识地点了回城,带她下来。白芷对久违的温存一怔,一直欲言又止。进了地下宫殿,她开始跑向小道,背影是那样的孤单,他的心一软。过了很久,白芷M他,她这一段时间都不能来玩游戏了,希望他一切都好,她殷殷道着珍重,言语中无限的婉转,这样楚楚的她,宛如初见时的模样。他的心沉下去,当白芷在,他不觉怎样,当她要走,他才明白,从此,他的游戏不再一样。白芷就这么离开了,她去哪了,他不知道。这里多一个白芷,没人知道,少一个白芷,亦无人察觉。一眨眼,已是三年过去了,如果不是梦中,他不会承认对她始终念念不忘。只是,梦终究是梦,这一段秘而不宣的往事,除却天边月,无人知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