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说爱情回来过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技术文章
摘要

英雄圣地,创建英雄,当流觞点下确认的那一刻,她知道,终于还是没能从他的世界逃开。将英雄召唤出来,与他一模一样的名字,不同的是,此刻的他如此弱小,面对这个世界,无力抵抗,不堪一击。流觞突然省道,当初,在他面前,自己也是如此吧。有位老友,将一个小号托付给流觞,说,你带带他。老友的朋友,

英雄圣地,创建英雄,当流觞点下确认的那一刻,她知道,终于还是没能从他的世界逃开。将英雄召唤出来,与他一模一样的名字,不同的是,此刻的他如此弱小,面对这个世界,无力抵抗,不堪一击。流觞突然省道,当初,在他面前,自己也是如此吧。有位老友,将一个小号托付给流觞,说,你带带他。老友的朋友,也是朋友。流觞带他下烟花。那人聒噪着,有趣或无趣的话,一句句白字发出来,流觞突然一阵心烦。她又想,那时候,喋喋不休的自己,说着自以为是的俏皮话,他有没有过心烦?30分钟的烟花打完,流觞一阵疲倦,那人追着问,还去吗,为什么不去了,再去一次吧,我快升级了……流觞心里一阵痛,这就是当初的自己吧,每一句话每一件事,全都只考虑自己,未曾真的去理解他,体谅他。站在苍月药店前的大树下,这是她小憩的老地方,流觞想,若当初自己懂得这些,不那么任性和倔强,两个人怕是会不一样吧。纵是难舍,两个人也早就失散了。流觞回去找过他,建一个新号,长久地等在庄园,待他回来补大药的时候,走上前,紧紧地拥住他。后来,就再也找不到他了,他和他的家族,都消失了。她辗转得到消息,他们都不玩了,彻底从这片大陆离开了。流觞只觉一颗心陡然坠下去,失重中,她知道,维系两个人的最后一缕线索,断了。她继续在这个游戏中,从不换区的她,开始了不再停留的漂泊。后来,她遇到和他完全不一样的男人,小心翼翼地和她相处,揣摩她的心思,猜测她的喜忧。流觞答应了求婚,姻缘神殿,红字刷出来的那一刻,突如其来的委屈与不明所以的情绪,让她从适才的笑意里低落下去。她离开了那个区,丢下了那个人,放弃了那个号。因为自己的心里,始终有一个他的存在。她在一个又一个区游走,有时候是新区,有时候是老区,她随意点一个进去,玩几天,或数月。因为不用心,不投入,所以,也无所谓开心或不开心,更无意去结识什么人,所有的故事都存在心底了,所有的过往都铭记了,又何必再去适应并不合适的人,让蹩脚的剧情开场呢。在一个月夜,流觞做了个梦,在某个区,她在苍月药店前的大树下站着,他缓缓走来,笑道,好久不见了。从梦中惊醒,流觞终于承认,她的流浪,是为了与他再相逢。即便他彻底离开了这个游戏,她依然心存一念。最新传奇,一区,二区,合击区……流觞匆匆走着。带着和他名字一样的英雄,流觞跑任务,打烟花,刷真祖玛,让自己和英雄一起慢慢长大。累了,她还是习惯站在苍月的树下,绿荫的影子遮住她,仿若是旧梦的轻纱笼罩着,她召出英雄,酷似他的英雄。也许有一天,她会释怀,终于明白,其实他并非无可替代,但是她宁愿执迷不悟,在旧梦中念念不忘。又是深夜,玛法已进入沉睡,苍月安全区安静而寂寥。流觞没有下线,仿佛在等着什么,远远的,有一个人走过来,一件雪白的道袍,衣袂飘飘,是他?......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